1945年8月15日,日军全部无条件投降,抗战14年终于迎来了曙光。对于这个结果,活着的人全部崩溃大哭,为了能取得胜利,我国付出了3500万同胞的生命。中国遵守国际公约,既然日本已经递交了投降书,中央政府接受了这封文件。

但刻在骨子里的仇恨,不是说忘就能忘的,家里的亲人死在日军的屠刀之下,对于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恨之入骨的情怀根本没办法改变。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河南老汉孙邦俊,却义无反顾地收养了一名侵华日军,还供养了四十七年。

那么为何孙邦俊要收养日军,回国后,这名日军又是怎么做的呢?

收养日军遭嫌弃

孙邦俊是一个生活在河南农民,家里靠种地卖菜为生,抗日战争结束后,孙邦俊就在政府的帮助下重新种起了自己的那几亩地。但那个年代,战火纷飞国家还处在动荡中,孙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富裕。一天孙邦俊拉了一车的蔬菜,带了两个窝窝头一大早就去市集上售卖。

没过多久,就看见一群年轻人对着一名乞丐拳打脚踢,旁边的人不仅没有阻止还往他身上扔烂菜叶和小石子,正义感爆棚的孙邦俊直接过去制止了这场斗争。

“老爷子,你最好别管,他是日本兵,他这是活该。”其中一个带头的年轻人嘴里叫嚣着。孙邦俊这才仔细看了看“小乞丐”身上穿着的确实是日本军服,不过已经破破烂烂的不成样子。

孙邦俊心里不忍,给了带头的年轻人一点钱让他们放了日本兵。大家不欢而散也就不再打他,孙邦俊赶忙拿出一个窝窝头对着日本兵说“吃吧,给你”。

小乞丐抬了抬头,看着食物拿过来就大口大口啃了起来,孙邦俊无奈地摇了摇头,回到菜摊上继续卖菜。小乞丐吃完后就蹲在孙邦俊菜摊的不远处看着他,临近傍晚蔬菜卖得所剩得所剩无几。孙邦俊拉着推车回了家,走到半路才发现后面跟这个人,转身一看是给过窝头的日本兵,孙邦俊摆了摆手:“快走吧,别跟着我了,快走”。

日本兵看到孙邦俊停下,他也跟着停下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,孙邦俊没有理会拉着车就往家赶,日本兵只能跟着他走。孙邦俊有些着急:“你听不懂话吗,别跟着我了。”

日本兵说了堆他听不懂的话,接着对着他傻笑。孙邦俊仔细看看了他,头发凌乱,面容憔悴,头上还有个被打伤的血疙瘩,一双军旅鞋也已经破烂不堪。

心软病犯了的孙邦俊只能将他带回了家,家里人见状气不打一处来,出去卖菜带回个人来,还是个日本人。要不是孙邦俊阻拦,这名日本人就要被打死了。妻子哭诉着自己的爷爷奶奶都是被日本人杀了,与他们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,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在家住。

孙邦俊却觉得,这个人已经痴痴傻傻,又这么年轻,肯定是被迫上战场的,如果让他自生自灭不是被饿死就是被打死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中国人心地善良,不能干这种缺德事。看着泪眼婆娑的妻子孙邦俊的心里有些内疚。

不光是自己的妻子,自从知道他家住了一个日本人,孙邦俊就没有过一天好日子。村里的人不是对他冷嘲热讽,就是直接拿着锄头过来打架。每次日本兵都像受到惊吓躲在院子里的树下不敢还手,要不是孙邦俊阻拦,日本兵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。

孙邦俊了解大家的心情,中国被日本欺负,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被杀,亲人们都死在了日军刀下,但日军现在投降了,中国人骨子里的善良不能这么做。孙邦俊的话说服不了大家,为此只能承受所有人的谩骂,他给日本兵剪了头发,换了衣服,家里本就不富裕,现在来了个吃白饭的,更揭不开锅了。

但既然决定让他留下来,所有的问题孙邦俊都要解决,他看这个日本兵也听不懂中国话,就用手比画着问他叫什么名字,日本兵像是听懂一样,拿个树枝在地上写出来,“这鬼画符一样的字,谁看得懂啊”。孙邦俊看完就说了这么一句,随后给他起了个中文名字“李同”。

李同在孙家正式住下来后,每天叽叽哇哇的一顿日语,谁也不懂,为此孙邦俊专门教了他汉语。着急的时候,两人就用手语笔化,李同总是憨憨的傻笑,孙邦俊看到他头上的伤貌似很严重,为了能尽早医治带他跑到二十多公里的镇上找医生救治,一开始医生见他是个日本人怎么也不想治疗。

孙邦俊苦口婆心的祈求,医生这才勉强答应,但这次的治疗不仅让孙邦俊拿出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300块钱。46年的300元,放到现在,那可得好几万,村子里的人一个个骂他向着小日本,还有极端的村民骂他汉奸,也只有妻子和儿子理解这是父亲的一片好心。

随着李同慢慢地变好,孙邦俊就想让他去田地里干些农活,但因为脑子的后遗症,李同什么也不会干,不认识禾苗,不认识杂草。没办法的孙邦俊只能任由他在家坐着吃白饭,李同在村里的时间久了,中文说得越来得越来越好,对大家很有礼貌也很和善,慢慢地村里的人也就接受了他。

到了五六年的时候村子里闹饥荒,孙家人多,吃饭都揭不开锅了,村民们都把自己的食物拿出来分给他们。

新中国建立后,国家进行了一次人口普查,李同的身份得到过怀疑,但最终政府还是他发放了身份证和户籍卡。成为中国人的李同很是兴奋,对于以往的所有他都不记得了,他只记得孙家人和村子里的民众,就在那一年,孙邦俊因病去世了。

跪在尸体旁边的李同哭得撕心裂肺,尽管他的脑子还是没好,但对于亲人的离世,他很是哀伤。孙邦俊去世的时候交代自己的儿子孙保杰一定要好好照顾李同,孙保杰答应一定待他如亲兄弟。

对于孙保杰来说,他真的心地善良,当年自己的高考成绩非常好,考上重点师范大学后,因为在政审的时候发现家里有个日本兵,让他失去了上学的资格,但孙保杰从来也没有怪过李同,一如既往地对他好。

1972年,中日邦交正常化,孙保杰有了帮助李同寻找亲人的想法。然而这一找就是二十年。

寻找亲人

李同在中国生活了四十年,早就变成了地地道道的中国人,但孙保杰还是希望能找到他的亲人,让他一家团聚。为了能扩大影响力,孙保杰登报纸、上电视,能用上的方法他全都尝试了。但七几年的时候网络并不发达,对于这件事的报道力度也不大,在社会上没有引起什么水花。

孙保杰并没有放弃,他牢牢记住了父亲的嘱托,对待李同就是自己的亲兄弟。直到1992年的夏天,在河南电视台播报,日本访华团将来到郑州,得到这个消息,孙保杰立即请求媒体和政府的帮助,把自己的情况报告给了政府。

郑州政府知道后非常重视,将消息说给访华团的时候,竟然遇到了李同昔日的上司津田康道,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他的好兄弟石田东四郎。

津田康道告诉孙保杰:当初战争不断打响,在投降之际还是有些不甘心,为了能拖延时间,在日本国内召集了一大批上战场的年轻人,自己跟石田东四郎刚刚大学毕业就被拉来上战场。当时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,只知道上面的命令要“保家卫国”。

可到了中国,两个人才明白战争的意义,因为不愿意死在异国他乡,他们试图逃跑,但都无济于事。直到后来日本战败投降,才侥幸活了下来。再分批撤退的时候,队伍被冲散了,为了能平安回到国内,谁也顾不上谁,有车来接就赶忙动身。

那个时候石田东四郎不见了,为了不耽误行程只能将他留在中国,时间长了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在了这里,家里人还给他做了衣冠冢埋葬。

听了津田康道的话,孙保杰带着李同去做了DNA比较,把血液带回了日本石田家查验,结果证实了李同确实是石田东四郎。石田家派出了自己的小儿子石田小十郎赶往中国接他回家,对于弟弟的到来石田东四郎并没有太多的欢喜。四十多年的中国生活让他记不起日本的家,但为了见家人一面他还是答应回到日本。

据石田小十郎说,当年征兵,哥哥首当其冲,自己那会才5岁,以为哥哥去了还会回来,却没想到再也没见过。日本战败后,家里人得到的消息是哥哥战死在了战场上尸骨无存,父母接受不了这个消息,早早地离世了,当听到哥哥还活着的时候真是不敢相信。

DNA比对结果出来,小十郎就决定亲自来中国道谢,感谢善良的孙家人照顾东四郎。孙保杰希望小十郎能好好照顾李同,因为早年脑子碰坏了,大部分记忆都没有了。上了年纪也有些阿尔茨海默病,回到日本后能给他及时救治,小十郎千恩万谢承诺一定治好哥哥。

回国后的石田东四郎

对于回国,石田东四郎满含热泪,看着即将离开的中国,石田的心里满满的不舍,出发前一天石田特地到孙邦俊的坟前跪拜,抱着孙保杰大哭了一场。第二天在孙家人的瞩目下,石田东四郎踏上了回国之路,石田小十郎联系了最好的医生治疗东四郎,经过两年的时光东四郎的痴呆已经好了大半。

从那以后他逢人便说自己在中国被孙家照顾了这么多年的事迹,日媒大篇幅地报道了此事,并在文章中对中国的善举表示感谢。1994年日本大阪人民为了感谢孙家对石田东四郎的照顾,自愿捐款500万日元送给他们。

但孙保杰却没有接受,父亲的善举是善良,既然大家捐献了这么大一笔钱,就投入到慈善里面吧。孙保杰用着500万日元建造了一座希望小学,随后日本秋田县町长到河南南召县太庙考察,花300万建造了一座“中日友好,太增植物园”。

1998年孙保杰的孙子孙碌峰去往日本留学,石田一家热情地招待了他,并让他住到了家里,有什么困难都提供了帮助。因为石田东四郎大学的学校就是农学院,而孙碌峰也在这学校,两家的关系更加亲密。

孙碌峰在日本学业有成后,娶了石田家族的女儿,随后两人赴巴西留学,共同研究农学方面的知识。不过孙碌峰经常回到日本的石田家,当初石田东四郎回日本的时候,他正在读高二,对于这个“爷爷”她从小也很亲昵。

现在的石田东四郎身体很是硬朗,精神也好多了,看到孙碌峰满眼的思念,孙保杰也经常收到孙子的来信,得知自己的“弟弟”过得很好,心里也就放心了。为了能纪念这段跨国友谊,孙保杰出资修建了一座纪念馆,把父亲和石田东四郎的事迹记录下来,放在了里面。他希望把中国人的善良能宣扬出去,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。

战争的发生,带给中国人无尽的伤痛,看着亲人死在眼前的震撼是多少人都不能原谅的仇恨。所以当村民要打死石田的时候,孙邦俊能够理解,但中国人骨子里的善良却让所有人下不去手。

日本人在中国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,也因为这样孙邦俊的行为多数人都不理解,但华夏文明上千年,爱好和平、友爱和善是我们的国训。

不过,如果有一天战争再次来临,中国人民必将拿起武器保卫家园,不会再让任何的侵略者踏入华夏大地。
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丹麦28平台,丹麦28官网,丹麦28网址,丹麦28下载,丹麦28app,丹麦28开户,丹麦28投注,丹麦28购彩,丹麦28注册,丹麦28登录,丹麦28邀请码,丹麦28技巧,丹麦28手机版,丹麦28靠谱吗,丹麦28走势图,丹麦28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丹麦28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